首页 > 新闻 > 社会 >

一位台湾水产专家在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伏村所遭遇的那些奇葩事儿!

发布时间:2020-07-03 11:45:34来源:新闻快讯
  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伏村“政绩观村主任”系列报道(之一)

  6月30日,记者在农业农村部中国水产学会见到了台湾籍中国水产专家吴国正教授,针对之前《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伏村两委主任的“政绩观”》有关报道的内情,对这位吴教授进行了深入采访。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上伏村两委主任在其“政绩观”指挥下所做的一切不会孤立存在,记者希望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通过采访当事人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便于相关部门在调查了解时有一个基本的参考依据。

  据了解,吴教授虽然是台湾籍,但祖籍福建厦门,现为中国水产学会专家,其独创拟生态农法,被业内称为“红螯螯虾之父”,在中国水产界和农业高新技术领域久负盛名。从事农业研究20年来,吴教授立志要通过建立一个新兴农业产业基地,把他身边遍布全球的农业专家汇聚于这个平台,为祖国农业产业转型发展提供最优质的技术解决方案。然而,在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伏村遇到的一系列奇葩事让这位坚强的农业专家无可奈何……吴教授真心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伏村做一些利于当地未来几十年发展的实事咋就这么难?!

  

 

  图为2018年4月在上伏村举行的第一次开工仪式,两个月后,这样的开工仪式又搞了一次!

  吴教授在上伏村遇到的奇葩事一:说好的本来只出技术,到后来变成了帮助村里引入资本,再到后来变成了既要出技术、又要出钱出力,吴教授忍无可忍!

  吴教授告诉记者,2017年底,润城镇负责人来到他位于河北保定的红螯螯虾育苗基地考察,在充分认可吴教授技术的同时,表示当地煤炭企业面临产业结构转型,急需他这样的知名专家把淡水龙虾这一新兴高技术产业落户润城。镇里领导承诺,所属煤炭企业至少可以拿出3000多万元在当地发展红螯螯虾产业。也许是被当地领导的“真诚”感动,2018年2月就确定了在润城镇上伏村落地项目。

  然而,2018年4月当吴教授带着其与刘芷佑博士和尔东升为首的专家技术团队入驻上伏村后一切都改变了。当地煤矿企业投资变成了项目引入企业阳城县宏华绿业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吴教授深知宏华绿业没有这个实力,虽然心里不舒服,但看着村镇负责人的积极态度,就本着项目落地的大局由其团队中有金融服务背景的刘芷佑博士出面协调,与上伏村约定村集体建设用地入股,刘博士待土地资产进入项目公司后进行资本运作。遂确定了上伏村68亩土地资产进入公司,然后刘博士引入中联盟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先期投入2.5亿元资本。

  

 

  此图就是让吴国正教授浪费了两年时间、自己垫资投入近700万元、诉讼损失400万元的项目效果图,整个项目将近5万平米,年产值最少1.5亿元。虽然仅仅是一张图纸,但这饱含吴教授心血蓝图里面的汗泪辛酸也许只有教授自己最清楚!

  然而,宏华绿业负责人也许感觉事态不对,随后决定退出该项目。在时任阳城县统战部部长张沁、润城镇镇党委书记范常胜、上伏村两委主任王军川的积极协调下,尤其是王军川承诺村里土地资产当年10月即可进入公司,吴教授再次妥协,让其核心团队成员尔东升出面与王军川共同成立山西悦尔东方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从宏华绿业公司承接了该项目,并支付其200万元转让费和近200万元的勘探设计费用。非但如此,吴教授团队还向上伏村支付了20万元押金,并承担了近700万元的项目前期三通一平、勘界、设计、运营等费用。吴教授愤慨地告诉记者:“说好的我们只出技术,谁成想什么都是我们团队自己承担,村里一分钱没出不算,最基本的土地承诺也没有落实。”

  记者在网上查询新闻了解到,作为阳城县2018年重点工程,上伏村这个项目光开工仪式就搞了两次,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让吴教授产生了错觉,认为当地一定会履行承诺,因为一旦土地资产进入公司,后续资本跟上,之前自己团队垫付的资金都能回来。哪里想到,吴教授对上伏村的认识还是太过乐观了!时至今日,上伏村承诺的土地问题都没有解决,除了官司缠身和千万元的损失之外,吴国正的团队一无所获,还白白浪费了两年的时间。

  

 

  此图就是吴教授找来的央企(名字不便透露)施工团队在项目现场设置的工程进度牌,由于土地手续没有到位,施工许可等证照不全,几十人的团队在工地整整等了一年的时间,经济损失不计其数!

  吴教授在上伏村遇到的奇葩事二:说好的作为股东承担项目转让价款,落实土地入股,但后来却变成了村里一分钱不出,自己团队却要承担2300多万元的包袱,吴教授欲哭无泪!

  吴教授告诉记者,2018年2月该项目在宏华绿业名下,由于其自身原因无法经营,为不使项目流产王军川代表他们与其协商转让事宜。王军川承诺当年10月土地资产即可进入公司,出于对股东的信任,7月31日他们与宏华绿业签署了项目投资经营权的转让协议并约定给付其200万元(第一笔50万元上伏村承诺垫付)转让费。

  2018年11月,因上伏村并未替悦尔东方垫付转让费,宏华绿业随即在晋城市仲裁委向悦尔东方发起仲裁,2019年5月悦尔东方败诉。在接受该裁定的基础上,吴教授团队以宏华绿业并未履行200万元转让价款之对价物(投资经营权)交付义务为由,向晋城市仲裁委二次提交申请。庭审中,他们明确阐述:“项目投资经营权转让的前提是转让后可经营,宏华绿业起码应带着我们到项目现场指明场地东西四至,将代表投资经营权的土地手续、规划建设手续等资料移交我方,并办理交接手续。在宏华绿业没有履行任何交接手续的情况下,仲裁庭却以项目在阳城县发改委的备案证明已经改为悦尔东方、即完成了投资经营权之转让为由驳回了我们的请求。换言之,宏华绿业仅仅凭借一张A4纸大小的备案证明就获得了200万元。”

  此次此刻,吴教授觉得自己的团队彻底被上伏村套牢了!不仅项目根本无法进行,而且白白投入了近700万元的资金,还承担了近400万元的转让费,另外如果村里不解决土地为了弥补窟窿他们还要想办法凑齐1300多万元完成土地手续……这2300万的包袱全部压在了吴教授团队身上!

  记者感慨万千:就在2020年6月29日刚刚闭幕的山西省委十一届十次全体会议上,省委楼阳生书记在《中共山西省委关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西重要讲话指示 在转型发展上率先蹚出一条新路来的实施方案》中明确强调本省对营造良好招商环境的极端重视程度,在此大背景下该省阳城县润城镇上伏村却出现了这样坑害台湾水产专家的奇葩事件,记者真心不知用何种修辞来比喻这一幕幕、一桩桩、一件件……

  吴教授在上伏村遇到的奇葩事三:本来以为山西当地的招商引资引技环境越来越好,司法机构会秉公、慎重、严谨处理涉台经济纠纷,但后来却变成当地人沆瀣一气让自己团队两次仲裁败诉、一次中院申请被驳回,吴教授决心捍卫自己团队的合法权益!

  本着对山西省当地司法机构的信任,以及相信作为最后一道底线的司法机构能够秉公司法,让自己的团队减少一些损失,可哪成想,继第一次仲裁裁决后,吴教授再次领教了当地司法环境的奇葩!

  在二次仲裁的质证阶段,宏华绿业向仲裁庭出示了项目用地性质资料、项目选址意见书等证据,遂证明其手中掌握大量代表投资经营权的资料,而这些至今未移交给悦尔东方。因此,吴教授有理由相信,宏华绿业在项目转让时与王军川沆瀣一气,合谋设计以垫付50万元转让费、10月底前土地资产可以进入公司为诱饵,拐带他们签署了转让协议。本来以为仲裁是司法维权中最为公平的一种方式,哪知两次仲裁结果明显倾向当地人:二次仲裁中,宏华绿业在没有完结约定义务、并有明显证据证明其没有完成投资经营权之转让的情况下,晋城仲裁委强行裁定,驳回了他们的合理请求。

  

 

  上图箭头所指人物即为正在开工仪式现场的山西省阳城县润城镇上伏村两委主任王军川

  记者还了解到,在第一次仲裁结果出来后,宏华绿业于2019年6月向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庭申请执行。由于当时我们已向晋城市仲裁委提交了投资经营权转让交接的请求,遂向晋城中院执行庭提交了不予执行的申请。然而,晋城中院中院执行庭非但没有受理我们的请求,而且拒不收件,还强行将悦尔东方法定代表人尔东升列入限制消费名单,这一做法明显与最高法的相关规定不符。

  时至今日,吴教授依然无法理解当地这些奇葩做法到底出于何种目的?难道就是为了所谓的“政绩”就可以肆意妄为,不顾形象一次又一次伤害台湾同胞的感情吗?吴教授激动地说:“作为遵纪守法、相信祖国司法公信力的台湾同胞,抱着一颗造福乡里的初心抛家舍业背井离乡来到大陆,本想将一个利国利民的好项目留在山西,谁想却落了个‘货到地头死’、‘引君入瓮’、‘关门打狗’的境地。这一事件搞得我们遍体鳞伤,所遇陷阱一个接一个,即便身为公平正义化身的晋城市仲裁委和晋城市中院也没有主持公道、维护全省招商引资司法保驾护航的大局,罔顾事实明显偏向于当地人。作为同根同源的一奶同胞,此事令我对山西省的招商引资环境失望至极。”

  采访最后,吴教授委托记者对广大支持关心台湾同胞投资大陆事业的人们表示衷心的感谢。他的团队已经正式向国台办投诉协调局递交了书面申请,恳请国家这一保护台胞利益的机构能为他们伸张正义,保护台胞在大陆的合法权益,帮助他们解决目前的棘手问题!

(责编: )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辽宁之窗”的所有作品,版权归辽宁之窗-中国辽宁新闻门户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辽宁之窗-中国辽宁新闻门户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